泥地里打滚

【沙李】老干部的浪漫事

沙瑞金凌晨才到市委家属院,一开门屋里黑漆漆的。


他皱皱眉,算算时间,平时到家绝对给他留灯的人,怎么都不会这个点还在办公室里为人民服务,而且自从他由着李达康把城区规划图挂得满墙都是,不出差公派两人几乎每晚过二人世界。


今天两人还打过照面,是在汉东省优秀党员暨先进劳动分子表彰大会,一个台上讲一个底下听,鼓完掌先解散的那位早该回来了。


他一路摸进卧室,轻手轻脚拉亮床头柜上的小灯。


李达康靠窗户一边睡得很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一层淡淡的光拢着他,映在那件烟灰色棉睡衣上,厚厚的被子缠在腰间,他双臂抱在胸口,整个人蜷卧着弓起来,露出瘦削的背影。


沙瑞金一边看着,一边解扣子...

【红兴】老狼爱吃小绵羊



▲葛亮《初雪》梗,一发完。

▲黑道大佬孙红雷×卖馄饨的张艺兴。

▲可独立食用,联系前篇口味更佳。


孙红雷命大。



那时候黄半仙还是翩翩少年,在天桥摆摊子摸骨看相算命,副业卖些盗版书,当然,金庸古龙梁羽生一掀开,底下都是伤风败俗的成年读物。



小流氓孙红雷带着血气方刚的兄弟上摊子见世面,黄半仙远远一看生意来了,纡尊降贵的给老主顾正经算了一卦。



他十个指头掰来掰去,又掰去掰来,两只参破红尘的圆眼睛,盯着高深莫测的卦象滴溜溜转,半天功夫,眼珠子都要转出血掉出来了。



突然,他嘶的一声,抬起头,皱着眉少有的疑惑,说,不对呀,你这卦不对呀,这长命百岁的卦啊。



小流氓瞪着眼睛闷了声,又像...

我一下不能移开视线,仿佛真的看到他们。

他们这么年轻,正是最好的年华。没有佩枪,不染鲜血,魑魅魍魉尽散,九州歌舞升平,炮火连天生离死别都与他们毫不相干。

明诚甚至穿了一件要让大姐生气的,像碎花红棉袄的西装,喜庆又可爱。

此刻是多么浪漫,明诚和明台,他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春节联欢晚会里,安宁的歌唱,底下坐着明镜和明楼,他们笑,对视,鼓掌。

此刻又是多么绝望。

因为真正的他们,没有这样好的结局。

就像《1984》里说的,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曾经百年屈辱,共赴国难。如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何其不易。

【红兴/ABO】嘘,别吵着孩子(下)


▲ABO现代背景,自带润滑,生殖腔,结。

▲黑道大佬孙红雷×卖馄饨的张艺兴。

▲生子,产乳,肉,无法忍受的隔壁走贼红。

上篇点这里,一起食用口味更佳。


坏了。



事实上,张艺兴才叫第一声,孙红雷就立刻伸手去捂了。



他手上有劲,大掌严严实实的把人家小嘴压住,直把人按得头向后仰,露出半段修长的脖子,惊得男孩儿用力一踢腿,整个身体绷住拱了一下。



他迅速托住张艺兴的后颈,瞅准机会啃上那滚动的喉结,男孩儿吃痛,一低头,就碰上对方作恶多端的舌头,正无比霸道的舔吻他的颈侧,下巴,颚骨,还有他最敏感的耳朵。



耳廓,耳垂,耳后,一寸都不放过,舔的他嗯嗯啊啊的把脑袋歪向一边,脚趾蜷了又舒,刺...

【红兴/海棠红/文评】《向死而生》

烂泥之处,莲花生。


这是二月红。


当一个人的世界被简化到只剩下生与死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家国天下的大英雄张启山,看到了不择手段的陈皮阿四,当然还有千里独行的张起灵。


九门人人都在地里打滚,偏就二月红一身白衣,冷冷清清,谁都瞧不上,谁都不应付,走到哪仿佛都有仙女吹乐,佛童撒花开路。


他安静的躺在滚滚红尘中,像一块顽石,世间百态悲欢离合,挥帜啸聚的千万河流,都必须绕他而过。


他记事起就为存活曝晒于烈日之下,为抉择啼哭于黑暗的狂野。


他孤独,他注定孤独。


他一个人,守着阴宅,面前是灯火人间,只有以沉默回应无边无际的死寂,他白白净净的,怯生生的,眼睛里有一股...

【红兴/ABO/生子】嘘,别吵着孩子

ABO现代背景,自带润滑,生殖腔,结。

◆ 黑道大佬孙红雷×卖馄饨的张艺兴,主要是肉。

◆ 双十一我狗大受打击,生子,产乳,什么刺激来什么。

◆ 两发完。


深夜时候,寸土寸金的福海市卫星广场,整座城区灰色地带的心脏,金水缘娱乐会所悠悠苏醒。转眼间点起一片灯红酒绿,撒下无数纸醉金迷,路两旁火树银花,香车美女,一派熙熙攘攘,到处的迎来送往。


 私人包间设在最高层,窗外是流动的车水马龙,缓缓注入纵横交错的灯海。


孙红雷翘腿坐在沙发上。


他刚从杭州回来,走货的路线出了问题,需要亲...

【贼红】烛江记(三)

第三章.洞房夜惊觉男儿身,小土匪自有情意深


二月红醒了,但他没有动。


任何一个孩子,像二月红一样长大,最终接替衣钵,有幸执掌九门上三门,他所镂心刻骨的,是对身体的控制,对欲望的克制,对情绪的压制,因为这是他战无不胜的法宝利器,是成百上千次死里逃生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种本能。


他醒来,从未有人们半睡半醒时的朦胧。


他披甲枕戈,随时可以一击毙命,身体也以不动应万动。


而此刻,明晃晃的窗户投下亮堂堂一片清明,木头梁子上绕着成串的干辣椒和一簇一簇的玉米大棒。二月红侧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安静地嗅着房里一股淡淡的熏肉香味。


又大又厚的棉花被子重重的压在身上,身体...

【贼红】烛江记(四)



第四章.晓看红湿处,花开镇山好。


夜色正浓。


六蛋招呼弟兄几个在大堂吃酒。


贼九一瘸一拐的破门而入。


他领子大敞,衣不蔽体,棉裤裆前隐隐顶起一团隆起。


"瞅啥!都瞅啥!!!"他拢拢乱七八糟的棉衣,凶神恶煞的挤到炕上,盘腿一坐。


"瞅啥,弟兄几个还能瞅啥?"六蛋挤眉弄眼的打量贼九,"我说,事儿没办成?"


贼九垂头丧气。


"不是我埋汰你,就你长的那苛碜样,要不是你媳妇有点二(傻),掏了眼睛也没人敢嫁给你。"


六蛋揽着贼九,往他手里塞了一碗酒。


"咋的...

【贼红】烛江记(二)

第二章.二月红误闯土匪窝,山大王错抢俏郎君


事出仓促,范先生派人准备的马车是一辆通体漆黑的西洋物件,玻璃窗子,鎏金把手,两匹高头大马,看着气派极了。


戴士奎寻的马夫是个地道的东北人,裹着长长的羊毛马褂,叼着竿烟,头上扣一顶狗皮帽子。


好家伙,这东拼西凑不中不洋的摆在国民饭店门口,真真惊着了潘七爷和二月红。


戴士奎面上有些挂不住,上前寻了马夫。


"老栓爷,您看,我这小兄弟吧,他急着去东北办事,都怪我,给人家弄成这样,要不你家里那马车,这次咱将就着用用。"


"俺家那车…"老爷子从远处瞅了二月红一眼,"得!戴老...

【贼红】烛江记(一)

第一章.二月红赴宴道遇阻,有心人送马牵姻缘


1932年,冬。  


年节前后,张启山在东北老宅收到二月红的贺年帖,花笺裁的,拢墨点了一树老梅。


张启山思虑再三,决定邀二月红北上赴宴。


一来东北局势吃紧,张家树大根深,日本人尚有几分忌惮。国难当头,只趁犹有余力,领故人见一见北国山河壮阔。


再来二月红祖辈定居湘楚,固守家业,一生不曾远游,长沙虽然山清水秀,桃红李白,但要说梅花,雪掩寒山,铿然红梅,还得在东北。


除夕夜,请帖送至二月红府邸。


偌大的院里老树秃桠,冷风一卷残叶,清寒萧索,来人虽在东北长大,也没来由得浑身一颤。


他跟着...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