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地里打滚

【红兴/贼红】烛江记(八)

第八章.一波三折有情人终相逢,羡煞旁人鸳鸳俩从军行


自那以后,丁叔终归还是没走。


薛将军围园后,便再没有来过,丁叔想大概佛爷总还有几分薄面,便也乐得自在,给小少爷收拾出来半个院子,趁着阳光好,二月红在空地支了桌子画那幅长长的巾帛。


那画从去年就在画了,总也画不完,像小少爷十岁时候仿的清明上河图,密密麻麻都是小人,看着很是热闹,依稀可以分辨长沙城主街那条长长的灯市,丁叔一看小少爷画画就高兴得很,总觉得以前的小少爷要回来了。


直到枪炮声近在耳边,日本人的飞机昼夜盘旋,达官显贵四散逃窜,直到张大佛爷破门而入,撕了他的画,丁叔才知道,小少爷根本不是要活,而是在等死,等那把没...

【红兴/贼红】烛江记(六)

第六章.两相离魂不守舍弄拂尘,痴心汉千里赴会欲断肠


大年十五元宵节,二月红自东北乘火轨南归。


丫头年后又受了风,咳嗽不停,新年伊始,总不吉利,就叫陈皮去火车站接。


她在家门口开伞迎着,日头不好,不多时,天就飘起雪丝,零零星星,触地即灭。


远远的,一辆威武的黑色汽车疾驰而至,因为挤不进窄窄的古巷,堪堪停在了新葺的堂口。


敞透的洋玻璃里,是二爷的侧影,他端端正正坐在车后,前面的人眉清目秀,看样子是跟在佛爷身边的副官,车一停,只见那副官利索的从外开门,恭敬的请二爷下车,佛爷则一手搭车顶,一手扶着黑帽檐摘下军帽,朝梨园蹙眉望去。


二月红牵着衫摆,猫腰出了车子,站...

【红兴/贼红】烛江记(五)


第五章.二月红染疾困匪寨,风雪夜灯下话湖山

新补链接图片,点击查看本章全文。


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81120/20181120024904144.png


下回预告

第六章.两相离魂不守舍弄拂尘,痴心汉千里赴会欲断肠


作者的话

终于学会怎么发图片链接,写文都有动力了,宝宝们安心吃粮吧。


【贼红】烛江记(七)

第七章.一夜火烧长沙城,昔日名伶尘里寻。


二月红垂手而立,长长一道影,半截打上窗棂,半截落在地面。


他穿着件阒黑长衫,没有纹饰缝缀,只是黑。


老仆丁叔站在他面前,二月红抬额,方便他系自己领口的两结琵琶扣。


戏楼里能只能听见尘埃落定的声音,连风都不敢喧嚣,静极了。


一个时辰前,梨园的新老板亲自上阵,领着伙计仓促撤了歌女的海报,拔下来几串霓虹灯泡,勉强搭了个唱戏的台子,眼下时髦跳脸贴脸的华尔兹,大上海传来的西洋风气,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歌舞升平,霓虹灯炫目的粉橙黄绿早已暗淡了古旧的雕木窗格,票台板上二月红的老水牌也被电影画板和几个舞女的香艳小照挡得严严实实。...


【复问】养虎

▲中年落魄警员受×年下黑帮狼狗攻。


▲五章小短篇。


chapter1.衰仔


如果再早一点,赶上那个除暴安良的光景,李警官或许会功成名就。


他做事缜密,嫉恶如仇,刚真不阿,警校成绩闻名远扬,本事大到还没毕业飞虎队和O记就抢着要,一届的同行都觉得他能出人头地,他自己倒也真信,现在想想,真是许冠杰唱的那句,不过片刻春风得意。


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他还在路边等搭档,是个普通的巡逻任务,头疼的是局长又给他配了一个实习生打下手,二十出头,像这个辖区警署里的小职员一样,一开始对传闻中大有来头的他神往不已,讳莫如深,当发现这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根本不是那种派头十足的孤胆...

【林秦】不懂浪漫


chapter1.

林涛在家门口站了一会。


刚才他按照搜查疑犯的步骤,从胸口开始,裤裆都没放过的摸了一遍,接着又是一遍,站在原地最后摸了一遍的时候,确定自己没有带钥匙,叉起腰望着门,撇了撇嘴。


他先对着门理了理发型,又吸吸鼻子闻了闻两只袖管,立刻别开了头,皱着眉嫌弃的把衣服使劲掸一掸,这才抬起手,曲起指节。


就要用力敲门的一瞬间,突然停住了。


他笑着挠挠头,盯着门叹了口气,有些不舍的准备下楼。


矮头那一瞬间看到楼道里规规矩矩叠着几只尼龙袋,落了灰,有的破了,应该是秦明捆书用的,他蹲下来摸了摸下巴,撸起袖子挑了两张完整的,很满意的把薄薄两片抖了抖,在眼前拉展。...

【沙李】老干部的浪漫事

沙瑞金凌晨才到市委家属院,一开门屋里黑漆漆的。


他皱皱眉,算算时间,平时到家绝对给他留灯的人,怎么都不会这个点还在办公室里为人民服务,而且自从他由着李达康把城区规划图挂得满墙都是,不出差公派两人几乎每晚过二人世界。


今天两人还打过照面,是在汉东省优秀党员暨先进劳动分子表彰大会,一个台上讲一个底下听,鼓完掌先解散的那位早该回来了。


他一路摸进卧室,轻手轻脚拉亮床头柜上的小灯。


李达康靠窗户一边睡得很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一层淡淡的光拢着他,映在那件烟灰色棉睡衣上,厚厚的被子缠在腰间,他双臂抱在胸口,整个人蜷卧着弓起来,露出瘦削的背影。


沙瑞金一边看着,一边解扣子...

【红兴】老狼爱吃小绵羊



▲葛亮《初雪》梗,一发完。

▲黑道大佬孙红雷×卖馄饨的张艺兴。

▲可独立食用,联系前篇口味更佳。


孙红雷命大。



那时候黄半仙还是翩翩少年,在天桥摆摊子摸骨看相算命,副业卖些盗版书,当然,金庸古龙梁羽生一掀开,底下都是伤风败俗的成年读物。



小流氓孙红雷带着血气方刚的兄弟上摊子见世面,黄半仙远远一看生意来了,纡尊降贵的给老主顾正经算了一卦。



他十个指头掰来掰去,又掰去掰来,两只参破红尘的圆眼睛,盯着高深莫测的卦象滴溜溜转,半天功夫,眼珠子都要转出血掉出来了。



突然,他嘶的一声,抬起头,皱着眉少有的疑惑,说,不对呀,你这卦不对呀,这长命百岁的卦啊。



小流氓瞪着眼睛闷了声,又像...

我一下不能移开视线,仿佛真的看到他们。

他们这么年轻,正是最好的年华。没有佩枪,不染鲜血,魑魅魍魉尽散,九州歌舞升平,炮火连天生离死别都与他们毫不相干。

明诚甚至穿了一件要让大姐生气的,像碎花红棉袄的西装,喜庆又可爱。

此刻是多么浪漫,明诚和明台,他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春节联欢晚会里,安宁的歌唱,底下坐着明镜和明楼,他们笑,对视,鼓掌。

此刻又是多么绝望。

因为真正的他们,没有这样好的结局。

就像《1984》里说的,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曾经百年屈辱,共赴国难。如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何其不易。

【红兴/ABO】嘘,别吵着孩子(下)


▲ABO现代背景,自带润滑,生殖腔,结。

▲黑道大佬孙红雷×卖馄饨的张艺兴。

▲生子,产乳,肉,无法忍受的隔壁走贼红。

上篇点这里,一起食用口味更佳。


坏了。



事实上,张艺兴才叫第一声,孙红雷就立刻伸手去捂了。



他手上有劲,大掌严严实实的把人家小嘴压住,直把人按得头向后仰,露出半段修长的脖子,惊得男孩儿用力一踢腿,整个身体绷住拱了一下。



他迅速托住张艺兴的后颈,瞅准机会啃上那滚动的喉结,男孩儿吃痛,一低头,就碰上对方作恶多端的舌头,正无比霸道的舔吻他的颈侧,下巴,颚骨,还有他最敏感的耳朵。



耳廓,耳垂,耳后,一寸都不放过,舔的他嗯嗯啊啊的把脑袋歪向一边,脚趾蜷了又舒,刺...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