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地里打滚

【复问】养虎


▲中年落魄警员受×年下黑帮狼狗攻。


▲五章小短篇。


chapter1.衰仔


如果再早一点,赶上那个除暴安良的光景,李警官或许会功成名就。


他做事缜密,嫉恶如仇,刚真不阿,警校成绩闻名远扬,本事大到还没毕业飞虎队和O记就抢着要,一届的同行都觉得他能出人头地,他自己倒也真信,现在想想,真是许冠杰唱的那句,不过片刻春风得意。


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他还在路边等搭档,是个普通的巡逻任务,头疼的是局长又给他配了一个实习生打下手,二十出头,像这个辖区警署里的小职员一样,一开始对传闻中大有来头的他神往不已,讳莫如深,当发现这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根本不是那种派头十足的孤胆英雄,相反,一直都是蔫蔫的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并且非常,非常好说话的时候,就理所应当的开始偷懒。


小年轻跑步出现的时候气喘吁吁,顺手接过了李问准备好的咖啡和菠萝包。


“哇,李sir,谁嫁给你真是好福气啦。”


“阿sir,你实话说,该不会以前是在RATU端咖啡吧。”


“你以前到底在哪里啊问哥,那些情报科的八婆快把你吹上天了。"


“好啦,少问点吧,小心噎着。”李问调大了警讯频道的声音。


男孩只好闭嘴吃东西。


李问的父亲是因公殉职,在那个黑白分明的年代以死亡为代价退场,他和他兄弟们的死虽然没有摒退黑暗,但却成为了下一次冲锋的人梯,垫板,踩脚石。


他的父亲曾经高歌猛进,如今他却一直原地打转。


总区反三合会行动组,调查科,特警队 ,授勋的现场,冰冷的触感,一切都像梦一样离他很远,那些背叛,牺牲和失去,在日复一日的巡逻,出警,执勤里蹉跎殆尽,他如今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员佐,为了大忠大义受了一身的伤,到头来守着租来的屋子夜夜惊梦。


三十多年来他变得沉默而坚硬,像熄灭在荒原上任冰雪吹打的火石。


礼拜天小警员说要陪女友看电影,所以结束的格外早,李问把车泊好,看着人风风火火的跑远,突然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生日,拍拍脑袋去市场买了切面和菜,要了半只白斩鸡,一瓶红酒。


把食材放在副驾上,车并入灯火,人群喧嚣,川流不息,夜已经很深了,繁华织起无数星火熠熠,霓虹将大街小巷蒙上一层暧昧的颜色,模糊了本就晦暗不清的边界。


他就在那时看到了他,鬼使神差还是职业习惯李问说不清楚,但是那一天,三十岁生日的那一天,他原本像所有人一样被生活裹挟着冲走,却在巷口明暗交汇的出口,电线杆的旁边被迫停下。


李问看见那个少年,静静趴着,身下是血,衣服上是血,脸上是血,理发店的牌子上挂着一圈红色灯泡,旋转灯忽明忽暗,一闪一闪打着的脸,他说不出话,只剩下阒黑的眼睛,深沉的凝望着来去的繁华。


他的眼睛是港岛的夜。



作者的话

被最近的事情搅得心烦意乱,只有写文的时候可以躲避,陆续开了几个脑洞,谢谢一直以来没有放弃我的朋友们。


评论(5)
热度(80)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