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地里打滚

【红兴/贼红】烛江记(八)


第八章.一波三折有情人终相逢,羡煞旁人鸳鸳俩从军行


自那以后,丁叔终归还是没走。


薛将军围园后,便再没有来过,丁叔想大概佛爷总还有几分薄面,便也乐得自在,给小少爷收拾出来半个院子,趁着阳光好,二月红在空地支了桌子画那幅长长的巾帛。


那画从去年就在画了,总也画不完,像小少爷十岁时候仿的清明上河图,密密麻麻都是小人,看着很是热闹,依稀可以分辨长沙城主街那条长长的灯市,丁叔一看小少爷画画就高兴得很,总觉得以前的小少爷要回来了。


直到枪炮声近在耳边,日本人的飞机昼夜盘旋,达官显贵四散逃窜,直到张大佛爷破门而入,撕了他的画,丁叔才知道,小少爷根本不是要活,而是在等死,等那把没有烧死他的火,变成刺刀,流弹,毒气,让他也和春风不可复生的过去一起埋葬。


张启山破门而入的那天凶得很,张家人的眼睛都黑,是那种太阳一照都不变色的黑,生气时候更加深不见底,红府的大门金丝楠木里灌金,张启山踹了一脚,门板就直直落下去了,丁叔觉得这个倒不是因为他武艺高强,实在是这几年连炸带拆没了样子。


二月红看着张启山,觉得新鲜,佛爷灰头土脸的样子他还是头回见。


张启山冲上来抓起二月红的领子,狠狠把他摔在地上,许是没有防备,滚了一身灰。


案几也被打翻了,画被张启山捡起来从中间一扯为二。


丁叔要扶,二月红摆了摆手,缓缓站起来掸了掸长袍,默然不语的对峙着。


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81121/20181121091820977.png



下章预告

前尘往事皆散尽,一生一世一双人。



作者的话

快的话还有一发完结,在评论里看到好多熟悉的面孔泪目ing,这一章部分内容,主要是后半段化用了莫言的一些关于战争的描写,他的魔幻现实主义冲击力非同凡响,其实上周就写好了这一章然后各种不让发,唉。


评论(5)
热度(31)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