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地里打滚

【林秦】不懂浪漫


chapter1.

林涛在家门口站了一会。


刚才他按照搜查疑犯的步骤,从胸口开始,裤裆都没放过的摸了一遍,接着又是一遍,站在原地最后摸了一遍的时候,确定自己没有带钥匙,叉起腰望着门,撇了撇嘴。


他先对着门理了理发型,又吸吸鼻子闻了闻两只袖管,立刻别开了头,皱着眉嫌弃的把衣服使劲掸一掸,这才抬起手,曲起指节。


就要用力敲门的一瞬间,突然停住了。


他笑着挠挠头,盯着门叹了口气,有些不舍的准备下楼。


矮头那一瞬间看到楼道里规规矩矩叠着几只尼龙袋,落了灰,有的破了,应该是秦明捆书用的,他蹲下来摸了摸下巴,撸起袖子挑了两张完整的,很满意的把薄薄两片抖了抖,在眼前拉展。


chapter2.

秦明的车在高架桥上刷出一道白影,像一只长尾星沉在很深的夜里,连绵的灯延向路的尽头,每隔几米就抛下一团光晕,单调的路程让本就疲惫的秦明有些昏昏欲睡。


他打开音响,是马勒的第十交响曲,很应景的阻止了他的困倦,让他想起迪兰托马斯的诗,写给他垂死的父亲,“请不要温柔的走入这良夜”,这些都壮大了他的孤独,并将这份情绪投入过分的悲慨中,沉默的黑夜分享他恢弘的一部分。


他突然想给林涛打个电话,幼稚的念头,他立刻否定自己,现在是零晨时分,还有四个小时天亮,他会打扰林涛睡觉,万一赶上林涛有紧急任务,这个电话还有可能会让他遇到危险,最重要的是,他没事要说为什么给林涛打电话,这不符合逻辑也不通情理,只有求偶期的男女才会这样丧失理智,他一项条件都不符合,秦明被这个荒唐的想法自我嫌弃了一下,再次嘀咕一句幼稚。


他是一个理性主义者,并且向纯粹理性主义者看齐,对情感行为一直持观望态度,同时他是一个成年人,一个成熟的人,对内对外自成体系,知道爱的限度和难度,他不希望两个人纠缠太过以至深入对方的自留地,毕竟两人一起之前,首先是完全独立且不同的个体。


秦明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方向盘,想着林涛睡觉的样子,男人睡着了也很警觉,不是神经衰弱的那种轻,而是没有迷糊混沌的游离期,睡就是睡,醒就是醒,醒了就蓄势待发,要和歹徒殊死搏斗。


他想了很多,兜兜转转离不开林涛,此时的他脑中尽是喧嚣,一切都显得难以耐受,是的,他想要立刻见到林涛。


马勒的曲子结束后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唱起一首莫名其妙的流行歌,节奏很强,但不吵,他叫不上来名字,但也没打算掐掉,绝对是林涛加塞进来招惹他的,其实这些街边歌秦明也是听的,只是谈不上喜欢,更毋论共鸣,因此谁放着听听,他都无所谓也不在意。


就是林涛,林涛喜欢看他被招惹后的样子,像小男孩为了引起关注轻轻揪同桌辫子。幼稚,秦明面无表情地笑,嘴角细微的牵动又回归漠然,脚上又有些着急地踩了油门,速度表以秒针运转的速度节节攀升。


他要快点回家。


两人正式确定关系以后并不住在一处,偶尔他家,偶尔林涛家,各自都添置了两套东西。


他规矩多,平时严于律己,林涛来了除去工作就尽是胡作非为,对他的规矩胡作非为,对他也胡作非为,等他到了林涛家给林涛立规矩,又亲眼看林涛怎么把自己的规矩变成没有规矩。


林涛在家里给他用木头自己做了个小书柜,还在超市打折的时候给他整了个飞利浦挂烫机,秦明总唠叨书柜歪歪扭扭钉的很丑,还有他习惯用熨斗烫衣服挂烫机温度不够什么的。


他说一次林涛就冲上去把他按住使劲啃一顿,林涛可知道他得很,总是那么嘴硬,开口说话就飞刀伤人,也是那两片锋利的薄唇,湿润,柔软,尝起来羞涩又大胆,含吮时有着诱人的温度。


自从林涛发现秦明家多了个立式拳击沙袋,还有电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液晶大屏之后,平时除了欧洲足球联赛,就基本都寄秦明篱下,被人冷着脸伺候吃伺候穿,伺候到了床上就牟足了劲揣着一肚子热水焐冰块。


chapter3.

秦明把车停好,九月德甲第四轮开赛以后他就一直住在林涛这边,林涛以前住在警队宿舍里,后来存了钱,买了个一百来平的婚房,三室两厅,离学校医院警局都近,入住率很高的中档小区,秦明看着他省吃俭用买个剃须刀的钱都省,眼见把高层贷款还清了,那些宝宝们却无福消受了。


小区人多,喧嚣的市井气浓郁,黄昏时有跳广场舞和散步的人,老的小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凡而忙碌的人生,到处是充实的热闹,生活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深夜时候,也那么充实那么满。


秦明松松领带,有些轻快地进了单元门,结果刚上到五层的楼梯转角,他一下子停了脚步。


林涛四仰八叉的横在自家门口,躺在两片破烂尼龙袋子上呼呼大睡。


秦明看看表,再看看楼道半扇开着的窗户,皱皱眉,走过去关上,他疑惑的走到林涛身边,把邻居放在楼道中间的两个垃圾包踢开,歪了歪头,蹲了下来。


他盯着看了好一会,把西装脱下来给林涛盖在身上,又松了马甲扣子,靠着墙坐下,拧着眉头思考。


林涛还穿着前天那件纯棉T恤,混着酒味,是劣质白酒,酱香型的。还有香水的味道,很刺激的那种,头发油乎乎的,一圈小胡子外的地方也冒出了青碴,没有正式着装说明不是去赴宴,也有可能在办公室换了衣服,不过味道不像正规场所,基本排除陪领导吃饭喝到人事不省。


被队里几个年轻男孩子叫出去喝酒吃肉拜兄弟倒是更像一些,可是林涛腰间别着枪,他一向很注意这个,过了拿枪耍帅的年纪,普通朋友聚会他绝不配枪。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出任务去了,是了,出任务的话——


秦明摸索林涛的口袋,又捏了捏脏兮兮的水洗牛仔裤,后腰皮带上空空如也。


忘拿钥匙。


秦明破解谜题之后仰靠在墙上,试着戳林涛的胳膊,男人吸吸鼻子,把两条长腿蜷了起来,僵硬的翻了个身,抱着双臂,朝楼梯那边再一次埋头睡下,留了个轮廓分明的腰背,绷得很紧。


天将明未明,他看着林涛,突然什么都放下了,一切都离得很远,只有同样的眼皮沉沉。


chapter4

林涛的邻居出门早,一开门面前躺着两个男人,清秀的那个立刻睁开了眼睛,很锋利的扫了他一眼,看了看表,站了起来。


邻居在他的逼视下,拎着垃圾袋匆忙离开了,秦明环着臂,用脚尖踢了踢地下的林涛。


林涛半睡半醒的咂嘴,很没出息的抱着秦明裤腿,有些懵懂的呓语。


老秦,你睡得好不好……


我昨天回来没带钥匙,太晚了怕吵着你……


你这几天那么忙,我都没敢敲门……


他横在地上笑嘻嘻的看着秦明,胡乱抓了抓头发,哎呦呦捏着自己肩膀,从地上翻起来。


秦明张嘴又闭上,捞起西装拍拍林涛的肩膀。


就要下楼梯的时候,他偏过头看林涛。


我昨晚睡得很好,他顿了一下,如果你在,会更好。


林涛抱着胳膊看秦明,


看他皱着眉头一幅认真的样子,像刚学会说话的小孩。


我是说,林涛,你从来都不会真正打扰到我。





作者的话

诈尸诈尸,奶一口存文。

这个梗是一条腾讯新闻,警察老公值完夜班回家没带钥匙,为了不打扰劳累的护士老婆睡觉,就在家门口随便睡着了,护士一推门看见了这样一幕拍了下来,太久没更恢复一下,这个月争取再多更一点,谢谢大家的关注。



评论(18)
热度(145)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