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地里打滚

【沙李】老干部的浪漫事


沙瑞金凌晨才到市委家属院,一开门屋里黑漆漆的。


他皱皱眉,算算时间,平时到家绝对给他留灯的人,怎么都不会这个点还在办公室里为人民服务,而且自从他由着李达康把城区规划图挂得满墙都是,不出差公派两人几乎每晚过二人世界。


今天两人还打过照面,是在汉东省优秀党员暨先进劳动分子表彰大会,一个台上讲一个底下听,鼓完掌先解散的那位早该回来了。


他一路摸进卧室,轻手轻脚拉亮床头柜上的小灯。


李达康靠窗户一边睡得很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一层淡淡的光拢着他,映在那件烟灰色棉睡衣上,厚厚的被子缠在腰间,他双臂抱在胸口,整个人蜷卧着弓起来,露出瘦削的背影。


沙瑞金一边看着,一边解扣子脱衬衫。


他心里满满的,整天的疲倦都融化在这温柔的夜晚,这一刻无比宁静,再多风雨也不能掀起波澜。


沙瑞金安静的去隔间洗漱,出来时毛巾搭在肩膀上,风霜打磨过的刚毅面庞不时滑下几滴水珠。


他慢慢坐在床头,缓缓把卷在李达康腰间的被子抽出来,动作很轻,但李达康还是朝着抽动的方向迷迷糊糊转过来,是要醒的样子,沙瑞金赶紧把被子摊开给人平平盖好,李达康手里抓着被角,又很安稳的睡过去了。


沙瑞金虽然穿着那种街边啤酒摊烧烤铺里常见的老头背心,但是薄薄的白色布料被他隆起的肌肉分割出起伏的阴影,轮廓强壮有力,半点不比年轻人逊色,他静静在床头看李达康。


李达康毛乱的头发其实软软的,既不像小秘书们凶狠的打蜡涂油,也没有留高育良那种要时刻梳理的造型,他的头发跟人一样,高效率低需求,随时待命,图个省事,随便抓一抓就士兵似的立起来了。


沙瑞金捋顺了李达康几撮不服帖的短毛,转身刚要拉灯,就看到床头柜上多了个朴素的木头相框,被扣在柜面上,翘起来背后的一截支架。


他以为是无意中蹭倒的,就顺手把相框翻过来,一时愣住了。


照片里是他和李达康,在京州市一中的田径场前面,两个人都背着手,一副公事公办视察的样子,只有肩膀若有若无的挨在一起,许多已颇有棱角又稚气未脱的青年围着他们,都开怀大笑很是灿烂,两个人在中间,满脸的褶子,闪闪发光。


这是昨天才洗出来的照片,一周前省委市委就教改问题考察京州市多所公立高校,随同记者尽职尽责,不光寄来了登刊的领导大合照,还顺便附了这一张,看样子他和李达康人手一份。


沙瑞金开动他老成稳重的脑袋想了想这异乎寻常的一整天,终于恍然大悟。


中午饭点时候,李达康拿着一叠莫名其妙的文件来汇报,坐在椅子上眼睛越过他直扫书架,问答都有些心不在焉,晚上不仅关灯,而且背对着他睡觉,还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沙瑞金嘴角上扬,原来色厉内荏的达康书记这是闹别扭呐。


视察当天,因为李达康零号的专车太显眼,就坐了他的小面包,两人在前面你一言我一语,后面塞了一车秘书和安保人员,到达地点跟负责接洽的校党委汇合,队伍浩浩荡荡开进学校。


视察工作保密要求低,校委领导早有消息,按惯例提前两天就做准备,一进校园干净整洁一片落叶也无,宿舍被子都叠成军队样式,书桌上没书,垃圾桶里没有垃圾,下课也不见有人说话,都低着头,都很规矩,沙瑞金背着手一路跟教育部同僚点头,敷衍着他也避不可及的形式主义。


最后,在只有视察期开放的校史纪念馆前,学校行政处的各级领导拉着两位大人物,西装革履笑容满面的合了影,预备着多洗几张挂到办公室墙上去长脸。


李达康一路也不多说话,该问的问,该笑的笑,他当上市委书记以后就不常作陪同,况且教育问题他力不能及,领导团就这么走着,直到学校操场时,李达康眼睛才亮起来。


操场上有一个正在上体育课的班级,刚沿着田径场跑完步,天气渐热,中午日头足,学生们热起来向来是不管不顾的,即使校方再三命令着装规整,还是把裤腿高高挽起来,个别正在打篮球的男同学还撩起上衣扇风,欢歌笑语,很是青春活力。


沙瑞金看了一会,指了指那个班级,盯着正咬牙切齿的校领导,温和的说,


青年嘛,活泼些是好的,教改不是劳改,别把孩子弄得死气沉沉的,来,达康书记,我们就在这照一张,跟这个班照张相。


是,沙书记,你说得对,是得好好拍一张,你们都听到沙书记的话了?


李达康在沙瑞金身后冷冷瞪了一眼校委领导,接着条件反射般朝沙瑞金笑起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李达康工作忙,忙工作,兴趣爱好全无,不屑文人士子情怀,吟诗作赋拍照玩年轻人浪漫,一概没时间,家里照片都是些欧阳菁自娱自乐的艺术照,实际上他对城区规划图更钟情,恨不得把窗帘都换成GDP涨势表。


沙瑞金也忙,忙更大的事,他实干出身,摸爬滚打什么都会,三教九流什么都见,黑道白道人人都忌惮他,他是旋涡的中心,目光自高处向下,对他来讲,为国为民工作事大,业余除了运动跟喝茶,其余都是应酬,拍照也是一样。


两人至今还没有一张合影,望着李达康特意装裱起来的小相框,沙瑞金一时百感交集,他们都错过对方生命的太多了,那些悲欢离合,那些最痛苦,最不堪,最绝望的日子,他们都在各自为阵步步为营,撞得头破血流再爬起来独自摸黑上路,那么多勇气让他们走到今天,走了大半辈子,终于能遇到彼此。


沙瑞金关了灯,隔着被子长臂一揽,就环抱住了李达康,头轻轻抵在他温暖又坚硬的背上,夜里有一片淡淡的月光。


第二天早上,李达康在办公室泡了点慈心园的红茶,虽说他胃不好,绿茶又性凉属寒,但是醒脑提神,所以谁也管不住他喝的凶,当然,后来也没人敢管他这事,就偏偏这个笑面虎沙瑞金,温声细语的收缴了他的庭山碧螺春,官大一级淫威赫赫,弄得他只好乖乖从命,达康书记倒着热水,放壶的时候重重一磕,沙瑞金沙瑞金,满脑子沙瑞金,李达康你真是没救了你。


正想着,王秘书顶着大背头敲门进来。


李书记,沙书记问您下午有没有安排,说四点半左右在省委办公室,就上一次教改问题视察跟您提几点建议。


你怎么说的?


我说下午四点您本来有一个剪彩仪式需要参加,详细还要再更您请示。


推了。


王秘书转身,准备出门给三友建材公司的负责人回拨。


你把上一次京州市一中的教改材料再给我准备一下。


好的,李书记。


等李达康踏着点到省委办公室,白秘书恭敬的替他开门。


沙瑞金头也没抬,还戴着眼镜,拧着眉在看什么文件,拿着笔的右手一指桌上的茶杯。


先喝口茶,达康书记。


李达康抿着嘴,翻着双眼皮瞪他,然后就着沙瑞金的搪瓷缸灌了一大口红茶,鼓着腮帮子继续翻着双眼皮瞪他。


还瞪着我呐?瞪出什么来没有?


沙瑞金竟然低低笑起来。


沙书记,我希望你公私分明,叫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到省委书记办公室到底有何贵干。


看样子是没瞪出来。


沙瑞金说完,摘掉眼镜,转过身从书架的正中间拿起一只摆的端端正正的合影递给他。


李达康无意识接过来一看,是沙瑞金跟几位最高领导人的合照,在人民大会堂拍的金碧辉煌。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发青的脸色,突然紧紧按着他的手,用指节敲了敲相框的玻璃片,示意他打开。


李达康修长的手指很灵活的掰开背板,里面出人意料的滑出来两张照片,一张是刚刚看见的那张了不得的合影,还有一张正是昨天他摆在卧室床头的。


沙瑞金的手仍覆住他的,过了好一会,李达康的另一只手紧紧的回握住他,什么也没说,在很安静的午后,彼此都只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如两匹野马扬鬃疾驰,以蹄声击打旷野。




作者的话

写这篇是因为有一集康康抱着欧阳绿的照片哭唧唧,可是镜头拉近,那分明就是一张莫名其妙的海报艺术照嘛,一点感情都看不到,僵硬又尴尬,我就想如果两个老干部照相是什么样呢,不光是一个美丽的妻子,几个可爱的孩子这样无聊的搭配,因为他们眼里的家要大得多。


简书又被封号了,好几篇文章也被锁,心累的一周,技术废真要命。


贴个求贤榜,有会插超链接为长微博的太太和读者大大们, 麻烦私信我一下,我们一起修修车,爬墙看沙李,很着急的宝宝们,有一位热心姑娘 @靳温 存了档,在留言区里,想看肉的可以直接去她的主页。其实比起在卧室里传达会议精神,偶尔清汤寡水一下更动人啦,毕竟都是中老年人了嘛。


还有几个脑洞,后期大概就是这样,基本就是日常甜文,甜甜甜,欢迎大家多多关注,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都是我深夜码字的动力,感觉自己离千粉点梗更进一步的作者如是说。



评论(28)
热度(319)
  1. qingqingzijin2015信得 转载了此文字
    浪漫的沙李配

© 信得 | Powered by LOFTER